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强暴枝子
强暴枝子

强暴枝子

「太太,我送你回去吧!」

  1994年4月6日,在新宿这样的繁华街道上。

  市田枝子在深夜的马路上独行,一辆豪华轿车缓缓地靠近她的身边。

  「怎么样?让我送您回去吧!」

  当然,此时的枝子,还是对车内的这位素昧平生的男人产生了戒心的。

  可是,对方却流露出亲切的笑容。「怎么样?不要客气嘛!」面对着这么温柔又亲切的笑容,她不禁自责太多疑了。

  「又不是要经过偏僻的道路,回家的路途,都是一些繁荣的街道,大可以放心的嘛」枝子瞬间就这样告诉自己。

  「谢谢,那就……」就这样,枝子上了车。

  车子行进了一段路的时候——「哦!你这个家伙,让我等这么久啊——咦!

  这位太太是——?「这么说着,又上来一个年龄与枝子不相上下的女人。

  「咦!怎么不是一个人?……」此时,市田枝子再度觉得不安。

  可是,车子已经开动,她始终没有提起勇气说出:「让我下车。」加了速的车子,却飞一般地朝杳无人烟的郊外奔驰。

  「请让我下车……」发觉车子是开往市外的枝子,正欲要求开车的男子停下来让她下车时,坐在枝子后面的的女人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把一片散发着浓浓的刺鼻药味儿东西捂在了枝子的面部上,枝子还没有来得及挣扎就失去了知觉。

  待枝子醒来,她的双手已被捆在背后,躺在榻榻米的地板上。

  壁龛里挂着一副江户时代的春宫图。被夸大的男性生殖器扎在女人长满黑虎隆冬的阴毛的下身里。让人产生想性交的冲动。周围没有一丝动静,听不到街上的噪音。枝子用神经测探着自己的身体。她想自己一定被那家伙凌辱了。她挣扎着摆动起身体来看看自己下身有没有什么异常的感觉。还好,没有被奸污的迹象。

  三角短裤还穿在身上,股胯间没有污辱紊乱。脚脖子也被捆上了。手脚都捆得很紧,无法解开。枝子咬牙挺着。只有嘴是自由的,但她没打算呼喊。喊了也不会有人来救她。死寂寂的静寂说明了这一点。如果喊声能传到外面的话,他们一定会堵住她的嘴。头部的钝痛就像是晕船的感觉。她明白这可能是被他们灌了什么药物。枝子瞪大眼睛看着头顶的电灯。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她隐约记得自己是不到夜里10点的时候被骗上车的。听不到周围一点动静,大概已经过了深夜12点了吧——他们会不会杀我?恐惧猛地占据了枝子的心头。她不知道自己是落入了什么人的手里。但她却能够估计到自己已经被劫持了。这时,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进来的正是那个开车的男人。此时他的脸上肌肉就像被削过似的,棱角清晰。他默默地站到了枝子身旁。枝子也无声地抬头看着他。那人阴沉的目光由枝子的脸上移到了她的裙子下边。枝子身上掠过一阵冷颤。她知道自己的大腿露在外面,那人的目光就死死盯住了她的大腿。

  枝子身上的绳子被解开了。那人在她对面坐了下来。「讲讲吧?」男人终于开口说话了。「讲什么呢?」枝子的声音在发抖。

  「你叫什么名字?」男人的口气十分稳重。

  「你就不要难为我了。请放我回家吧!」

  「不会让你走的。」男人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

  「要杀我吗你们?」

  「大概会的吧。不过,这可要看你自己了。也许不杀你还会放你回去。」男人抽出了一支香烟。

  「我叫市田枝子,我丈夫叫市田贤一。我丈夫是个新闻记者,不过他从来不惹事生非的。昨天我丈夫去九州出差了,我就到一个朋友家里玩到傍晚才回家,就在回家的路上……我……我说的全是真的,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我」枝子恳求了。

  「是吗?太太!可太太竟然贪玩得现在也没有回去啊,呵呵。」「是哦,现在我男人肯定急死了,你就……」「不要说这些话!」

  「我不会向警察报告的,你们饶了我吧,放我走。」「现在你已经成了我的女人了!」「……」

  「你就好好想想吧。从你坐进我的车那个时候起你就属于我了。不识相就脱光你给你用刑。你千万不要逼着我那么做。」男人说话时脸色没有变。

  「真的不能放我回去吗?」枝子用充满绝望的眼神乞求着面前的男人。

  「是啊!」男人吐了个烟圈儿并把烟蒂扔在地上,悠悠地说。

  「……」

  「把你的上衣脱下来!」那人的声音略微有些变化。

  枝子默默地看了一会儿面前的男人。她明白只有服从对方为上策。他已经清楚地告诉她如果不识相会杀掉她。看得出来这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破坏他的兴致无异于以卵击石。上半身的衣服被枝子自动脱了下来,露出了洁白的肌肤。

  「噢,好漂亮的乳房!」

  枝子闭上了眼帘。对自己的身体枝子是绝对自信的,因为她刚届30,肌体丰腴,风姿绰约。

  「不要急着找死!」那人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枝子直挺的乳房。

  「是。」枝子依然紧闭双眸点了点头。

  一切声音都静止了。枝子在死一般的沉寂中趴在地板上。至于这是哪里她全然不知道。到底是何年何月也快分不清楚了。看样子记忆已在消失,甚至连以前的事情也开始淡薄了。枝子定睛凝视着眼前的男人,眼珠一动也不动。眸子里几乎没有一点意志了。仿佛厌倦了这个世界。

  男人站在枝子的身前,他嘴里叽叽咕咕唠叨着,而枝子根本听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

  男人命令枝子把裤子也脱掉。

  枝子身上只剩下一件几乎透明的三角裤,通过三角裤甚至看得见她的阴道口,男人接着又叫她把裤衩脱掉。她全身最终赤裸了,是在男人的威逼下自己动手脱下的。

  男人好像已急不可待,嘴里接连不断地咕哝着什么,他抓住枝子的乳房,使劲地搓揉起来,枝子闭起了双目。

  男人抓住乳房用嘴吸住奶头。他的手从她的臀部伸到了她下身的秘境,长时间抚弄取乐。枝子的双膝跪在地上,两手支撑着忍受他的兽欲。在忍耐中也许会出现转机。

  「喂,怎么样,准备好跟我了吧?」男人的声音很低。看得出那人十分惬意,自信。

  「嗯,是!」枝子不得不回答。

  枝子在迷乱中用自己的赤裸肉体取悦着这个男人。他听着枝子的哀嚎般的呻吟,一直微微地点着头,漫不经心地应着声道:「是吗?嘿,你真美!」男人色迷迷的眼睛充满了得意。「是」。「这个女人就是美呀!」「是」。

  枝子依然跪在地上。男人的双手在她全身粗暴地蹂躏。她在心底呼喊着:

  「不!我是被暴力胁迫的。他强行绑架了我。又威胁我,还要如此残忍地玩弄我。」她为自己羞愧,又在心底为自己辩解。然而,在这深不可测的魔窟,作为女人她又是软弱的。

  不一会儿,男人脱光了身子,压在枝子的下半身上,拼命地吸着她的乳头,过一会儿又左右的交换着吸,男人边吸吮边急促呻吟。

  枝子的舌头被强吸出来了。

  男人固执地将她的舌头往外吸着。

  勃起的东西紧抵在枝子的下身黑三角处,并顺手捡起刚才被枝子亲自脱下扔在一边的三角裤。

  男人开始用嘴饥饿似的舔着那条三角裤。然后就在枝子的阴道处舔一下,再在三角裤上舔吮一番,三角裤很快被他舔舐得湿了。

  男人感到了满足,然后又用舌头开始舔着枝子的腿肚子到大腿的部分。

  枝子仍紧闭双眼,任凭男人对她身体的折腾。

  男人又开始舔吮他仍拿在手里的三角裤,还叫嚷着边用舌头舔着女人最敏感的器官,枝子被他弄转了身体,脸朝下躺着,男人用手抚摸着凸起的臀部,不断地来回摸着,直到心满意足。这时他把舌头调过来。

  枝子又恢复了原来的仰躺状态。

  男人骑在她的胸上,臀部紧压在枝子富有弹性的乳峰上,然后不断尽情摇晃着他的臀部,枝子的双手被他紧紧的握住。

  他把自己下身的东西硬塞给枝子。

  枝子马上领会了他的意思,便无声地开始揉搓起来。

  男人闭着双目,嘴里哼哼哈哈的,好像是在咕哝什么,稍后,他将那东西插进枝子嘴里,枝子不断用舌头吮着,轻轻地用牙齿刺激龟头。这也是她从丈夫那里知道的如何使男人更高兴的方法。

  枝子又被弄成趴伏的姿势爬在地毯上。

  男人抱着她的臀部,将东西伸进去,口里不断地喘息着。

  枝子也微微有些气促,这个男人玩弄了她的身体都快半个多小时了,现在才开始有了一些反应。

  枝子又被他拱起了腹部,男人骑上臀部开始了真正的事情。枝子将脸贴在地板上一点也不敢吭声。中途时有了一些兴奋感,然而男人的那东西又变小了。完全进不去了里面。于是只好抽出来,此时,呼吸相当的急促。他用手将东西再二次插进去。

  男人出声地哼着,一会儿身体一阵紧缩,只感一股热流从体内排出,几秒钟之后,全身瘫软无力。

  枝子横躺在地毯上。用手微慢而款款地搓擦着身体上的点点淫液凝固成的精斑。

  男人在抽了一支烟后,又赤身裸体地站在她的面前。枝子忘却了羞辱,像淫妇似的取悦他,男人只是低头默默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枝子作得那么认真,又是那般温顺。她将极度的恐惧化作了女性的娇媚,一心为面前这冰冷残暴的男人作乐。她明白自己已失去了存在的价值,而主宰自己命运的也许就是面前男人这丑恶的性器。

  希望就在眼前这勃起的男人生殖器上了。枝子今年刚满30岁。她在被劫持到这里的前几天还与丈夫商量准备给他生育个子女呢!

  这个劫持了她的家伙看来绝不会简单地放过她的。从他的目光里就能够窥出他对枝子的肉体所包藏着的狂热追求欲望。

  望着枝子那匀称的身段和清秀的脸蛋,男人的心里又涌起一股强烈的肉欲。

  从现在开始一定要尽情地随心所欲的享用这个美丽的女人。

  然后,玩腻了以后,就把她杀掉并且肢解成一块儿一块的肉。

  「我是恶魔吗?」男人用手摸着枝子那张白净细嫩的脸蛋问道。

  「请不要问我这些了吧。」枝子抬起脸回答。

  「好哇,那么,请过这边来。」男人略弯一下身,牵住枝子的手腕。

  枝子顺从地被他从跪着的姿势牵着站起身来。他们手牵着手进了浴室。

  「先叉大你的腿露出你的阴户在我的面前手淫给我看,然后就含住我的阴茎给我口交。你的身体是属于我的。你作为我的性交奴隶做这些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义务吗?」「……」

  「你不会愚蠢地想到要用牙齿咬断我的阴茎吧?!」男人注视着枝子的脸部表情。

  枝子若无其事,眼睛盯着他胯下耷拉着的男人的东西。然后,她开始一声不吭地给他套弄起来。

  心里早已怒火万丈。手指不停地抖动着。还在为那句「她的身体是属于他的」话而气愤。做性交奴隶的身份是被强加的,她没有选择的余地。就在不久之前,这个恶魔般的家伙把她绑架到他的淫窟里,为了满足他难以完结的变态性欲,玩弄她的赤裸身体,直至最后可能还会杀害她。女人应该用她们的身体去充分的抚慰男人,但前提是她对他的喜欢。枝子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不能够用强暴的手段逼迫女人献身的。男人裸着身体,把下胯挺出来,一双充满欲火的眼睛盯着枝子为他用手套弄着阴茎。枝子的手速越来越快,她的身体也开始有了反应。

  男人下身的东西呼地朝前冲起,枝子避开视线,便套弄边用手伸向自己的下身开始搓揉。男人勃起的阴茎在全裸着的枝子眼里产生了剧烈的骚动。她叉开了大腿。

  男人默默地抬起脚跟,但并没有挪动,好像他并没有打算洗澡的样子。稍思忖一会儿,他弯下身子察看枝子叉着的大腿中间部位。

  当过性奴隶的人都明白,这是在检查女人是不是已经性兴奋起来了。

  枝子晓得了男人的用意,叉大了腿,好让他看个实在。

  男人直起了身子,什么话也没有说。

  枝子再次领会了他的意图,于是将膝盖跪在地上,脸凑在男人的下身前,手抓住了男人的东西。硬邦邦的,一直朝上仰着,枝子开始搓揉。这是一种屈辱的差事,被人胁迫的女人必须要屈从男人的无声命令。女人哪怕受到了最大的屈辱,都必须要老老实实地奉伺于男人。

  枝子的头发被男人紧紧抓住。

  连被强扭转过,强迫将自己的东西靠近她的嘴边。

  枝子紧闭双目,稍微迟疑了一下。

  抓住头发的那只十分有力的手抖动了一下。

  枝子的脸上显露出痛苦的神态,此时心里明白这个时候必须得张开嘴巴。她微微地张开了那张樱桃嘴。

  男人使劲地将他的那个东西抵进去,然后紧紧地将她的脑袋抱紧在下身部,那东西一直插到了喉管。

  枝子被强迫开始进行口腔性交。插在喉管的东西胡乱蛮捣,胃里直感到阵阵难受,想吐又吐不出来。

  浴室里的门边有盥洗池,但是男人不允许洗,甚至连他那酸臭难闻的男人的东西也不洗,这是他有意要折磨枝子的其中一步棋。想让枝子的唾液代替水将他阴茎上面的污垢洗干净。

  男人像狼嚎叫一样呻吟着,同时弯身用嘴去咬枝子的雪白粉嫩的乳房。他猛烈地摆动着下身。

  当他心满意足大汗淋漓满嘴涂满的是枝子的阴道里的淫液地从枝子身上爬起来时,枝子早已昏厥了过去。

  但这个男人似乎并不以此为满足。

  他抽出插在枝子嘴里的阴茎,然后死命地在她的「人中穴」上按着。不一会儿枝子又醒了过来,男人兴奋异常,把他那长长而又挺拔的阴茎再又死命地塞进了枝子的口中。

  枝子的脸也被他的手一松一紧地晃动着。

  他的阴茎在枝子的嘴里进进出出,来回抽动,阴茎表面上涂满了唾液而闪闪发光。

  「怎么样?太太,这回舒服了吧?啊——嘿嘿……」说着,他握住了充血膨胀的阴茎用力朝枝子的嗓子眼里插去,枝子翻着白眼激烈地咳嗽起来。

  由于剧烈的咳嗽,枝子一不小心咬了男人的阴茎一口。

  男人发出野兽般的叫声,连忙把阴茎从枝子的口中抽了出来,并狠狠打了枝子一记响亮的耳光。

  这样持续了一会儿之后,他又提起枝子的头发,使她的脸面朝上仰起。

  「怎么样?我与你丈夫相比,哪个更好?」男人歪着头,脸上露出了似乎胜利的笑容。

  枝子看着那张丑恶狰狞的面目,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恶心感觉。

  她没有回答,尽管头发上的头皮被紧紧地揪住,可还是在尽力使上下眼皮合上。

  「回答,枝子!」

  「你的东西好极了。」枝子只好顺着他的话回答。她对这样的问话早已经有经验了。

  其实男人这个时候等待她的也就是这样的回答。假若她不是照这样回答的话,就会遭受粗暴的折磨。那种折磨除了肉体的痛苦之外,心里还十分难受。一般劫持了别人的妻子的男人,做这些事的时候,一定忘不了要问这些话的。女人只要屈从于男人的东西之后,只能照这样的回答。

  「接着来!」男人松开了她的头发。

  枝子闭上眼皮,脑袋随着他的大腿的抖动而摇晃。

  男人用一只手抚摸着她的脑后,一只手抬着她的下巴。

  枝子再次开始口腔性交。

  男人其实在问话之前就打算将液体喷出来的。不过他止住了,心里盘算着怎么使枝子更感到难受。趁她不注意的时候让她将这种液体吞下去。

  这样的真正折磨才能使他心满意足。

  枝子双手搂着男人的粗壮腰杆。

  「快点,还要快点!」男人大声地命令。

  枝子奴隶似地拼命地开始晃动脑袋。

  男人的双手又紧紧地抓住她的头发。

  枝子喉管里的那东西越插越深了。有几次男人用力将那东西死死抵住。枝子感到了呼吸困难,不由自主地使劲往外出气,顺势想把东西往外抵出。但是,那双男人的手犹如磐石一样重,紧压住她的头部。

  男人的双手还在用力压着。枝子感到头部快被压扁了。

  挣扎了几下根本不起作用。

  突然,枝子嘴里一股异味的热流喷了进来。

  枝子的鼻孔被男人的腹肌封闭着,只好靠嘴呼吸很少一点气体。每呼吸一下就要吞进一点那男人的液体。慢慢地竟将那液体吞完了。

  「过来!」男人又准备命令她干另外的事情了。

  两人走在浴缸边。

  男人跨进了浴缸,等枝子刚一跨入,他就将她抱住,并让她背朝他坐在膝上。

  男人的手又开始玩弄乳房和下身的东西。

  枝子纹丝不动,听任那双毛茸茸的手在身上使劲地搓揉和抚摸。她闭上了双眼,仿佛嘴里还含着那东西,真恶心呀。要不是出来的及时的话,说不定现在她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

  这个男人的心如此的歹毒,在放任自己在她的嘴里喷射精液的刹那间,不惜置另一条生命于死地。

  此时,男人那软塌塌的东西又挨到她的臀部的中央处。心里又感到惊怵不已。

  已经过去的经验告诉枝子,再一次的过程会更长,没有成功,男人是不会罢休的。

  【完】